柳下無風

【追凌】追思

现代预警。

虐文预警。

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思追与往常一样,来到了金凌家门前,看着如此大的房子,感叹下金家真有钱。

虽说常常来,但每每看见如此豪气的房子都忍不住感叹一下。

近日是他与金凌交往的第四周年,蓝思追想着要在那天向他所爱之人求婚。

他笑了笑,继续在门口等着金凌出现。

「阿愿!走了快迟到了!」金凌急冲冲的推开大门,拉住蓝思追往学校跑。

「阿凌早上有课?」被拉住的人愣了愣,逐跟上金凌的步伐。

可也奇怪,今日他两本应该是中午开始才有课,怎么…。

「我下午的老师因事调堂了,所以今天过后我这天的课,会一直排在早上。」金凌有些郁闷的说着。蓝思追听闻此言,笑了笑,表示理解。

待到学校门口时两人分开,金凌去上了课,而蓝思追则去学校后方的空地找蓝景仪。

看着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的发小,蓝思追叹了口气,去把他摇醒「景仪你再睡,被蓝先生看见了,可又要让你罚抄校规了。」

「我不要再抄校规了!」蓝景仪直接是被蓝思追的抄家规那句给吓得醒了过来,看清身旁的人是谁后,打哈欠说「什么啊…原来是思追啊,你别吓我,下午就是蓝老先生的课了我校规还没抄完呢!」

蓝思追没说什么,只是看着蓝景仪笑了一声,想着上次蓝景仪是为什么而被罚时,他感受到鼻子有股微热的液态流下,当他疑惑要摸时「思追你怎么流鼻血了?」

「啊?」听见这话,蓝思追愣了半响,才想到要拿出纸巾擦掉血。

「思追,你没事吧?」蓝景仪有些担忧的看着他。蓝思追却只是笑了笑,说没事,应该是上火了,不用担心。

见他仍和往常一般,便也没放在心上「没事就好,思追,你帮我抄下校规吧!我真要抄不完了啊!」

蓝思追应了声表示会帮忙,此刻的蓝景仪并未发现他的手正揪紧着身旁的草。

待到终于放学时,蓝思追先把金凌送了回家,见自家爱人平安到家才安心的离去。

回家的路上,经过了家医院,蓝思追在外犹疑了几秒,最后仍没有走进去。

该回家了,不能让魏前辈他们担心。

近几日仍是和平时一样与金凌一同上下学,但今天却不同。

晚上时,蓝思追送了金凌回家后却迟迟没有回来。

在家中等着蓝思追回来的两人都有些担忧「蓝湛,思追这孩子是不是叛逆了?这么晚还没回家,也不打通电话!」蓝忘机看着似是气呼呼的恋人,知晓他的担心,把人搂进怀中「思追大了,定有事。」虽说如此,但蓝忘机紧蹙的眉头却并未松开。

直致凌晨,蓝思追才打开家门走进来。

见着蓝思追终于回到了家,悬了一夜的心中是放了下来,魏无羡招手喊思追过来「思追儿,你去哪了?都不打电话回家。」魏无羡捏了捏蓝思追的脸,被捏的人道了歉,说是与科系的友人一同出去聚会,忘了与家中报平安,听闻此言魏无羡说道「下次要记得,还以为你判逆不回家了。」

而在旁的蓝忘机只是皱了皱眉,并未指责蓝思追什么。

「那...魏前辈,含光君,我先回房休息了」语毕,蓝思追便走进了房中,忘羡俩人看着他离去的方向,诧异的是最先打破沉默的竟是蓝忘机「思追,最近有些古怪。」

「嗯,我也注意到了,他似乎再瞒着我们什么。」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中,轻声到。期望,他瞒着的此事...并不严重。

早晨,蓝思追仍是一如往常的去接金凌一同上学。

魏无羡看着他所​​离开的门,略微担忧,蓝忘机看他如此也皱了皱眉头。

待到了学校,追凌两人便分开了,这次蓝思追未去学校后头找蓝景仪,儿是离开了学校到附近公园的秋千上坐下,抬头看着无云的天空,时间仿佛就好像回到了那时,他与金凌第一次相遇。

那日与今日相同,一样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,蓝思追笑了,笑着笑着,忽然留下了眼泪。 「阿凌...阿凌...对不起...对不起...」对不起,我没有办法和你一同白头到老,对不起,我无法再伴你一生,对不起...我要食言了...。

他想起曾经,也是在这里,他蓝思追对金凌告白的地方。

"阿凌,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可好?"

"什...什么?蓝思追!我们可是男子啊!"

"喜欢便是喜欢,阿凌,若不管性别,你愿意与我在一起吗?"

"我..."

"我定待你好,伴你一生与你白头到老,我...可否成为你身边的伴侣?"

当时的金凌是如何回答的呢?

好像是说...

"蓝思追,你可千万不许食言!"

"我蓝思追定不食言,定此生指与你一人白头偕老相伴一生!"

他听见了脚步声,他知道,他所爱之人来了。

「阿愿,你来这里做什么啊?蓝景仪说你今天没去找他,让我找了两个小时!你说要怎么赔我!」蓝思追看着气呼呼的恋人,温柔的笑了笑,如此温柔的人口中说出的话却是如此的刺痛人心「阿凌,我们...分手吧。」

「阿愿...你说什么?」今天是他们交往纪念日,本来想找这个借口要蓝思追陪他一整天,为何...。

「我说,我们分手吧,金小少爷。」蓝思追站起身,原本的温柔的笑脸,成了陌生的冷若冰霜。

「你...骗人的对吗?」金凌伸手捉致蓝思追的手腕,他不信,他不信他的阿愿会和他分手!

而蓝思追只是静静的看着他,待金凌捉住他的手时,蓝思追甩开了他的手,留下独自一人的金凌踏步离去。

金凌瘫软在地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思追的背影,咬着牙大喊「蓝思追!你说过你要伴我一生!你说过要和我白头到老!这是谁说的!难道都是谎言吗?!」

阿凌...

听见金凌如此说,他真的好想抱抱他,说不是他的错,是我蓝思追的错!

「为什么不说话!你说啊!」金凌已是满脸泪痕,他还信,他还信他的阿愿是有什么苦衷的。

「是,都是谎言,金小少爷,我从未爱过你,满意了?满意了,我便走了。」决绝的背影,谁可知他忍下了多少酸楚才对金凌说出如此伤人的话。

而得到蓝思追答案的金凌有如断了线的娃娃瘫坐在那一动也不动,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,一直掉,人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待到夜晚,忘羡的家门传来急促的敲门声,还有金子轩喊让蓝思追出来做个交代。

当魏无羡打开门,看见门外的金子轩时道「呦?你要让我们思追儿给什么交代?」

「他害金凌哭我能不让他给个交待吗?!四年前说得这么好听,现在呢?要和金凌分手?!」金子轩愤怒的揪着魏无羡的衣领,想起金凌失魂落魄回到家的模样,很是心疼,本以为把金凌交与蓝思追是正确的,现在想来...当初根本不该同意!

听见这话魏无羡愣住了,原本想捉住金子轩手的蓝忘机也停止了动作。

在一番讲谈后,忘羡两人沉下了脸,道说蓝思追到现在并未回到家中。

正在此时一通电话打到了家中,魏无羡接起电话应了几声,挂下电话的他沉默片刻「思追,在医院…那头说,思追已是白血病末期…要我们做好准备…」

当时追凌两人吵完后,蓝思追在金凌看不见的地方悄然流泪,他无法大声哭喊,他不愿让他所爱之人晓得,他蓝思追的寿命所剩无几。

「咳咳…呕…」满口的血腥味,与呕吐的感觉,蓝思追苦笑一声。

对不起…阿凌…

在昏倒的那刻仍对那人说对不起,对不起,他不是有意要说那些话的,对不起阿凌…真的…对不起。

医院。

当他们来到医院时,看见的是躺在病床上用着维生器的蓝思追,尽管虚弱,但看到他们时却仍勉强的挂起了一贯温和的微笑。

魏无羡张了张嘴,仍是什么话也没说出口,看着仪器上微弱的心跳才真正明白,最近思追的反常从何而来。

一个正值人生巅峰期的青年,突如其来的收到一张白血病末期的检测报告,他没有与任何人说,仅为了不让他们所担忧,亲口伤了自己最爱的人,是为了让自己了无牵挂,也让对方恨着自己,比起被爱着的离开,他更希望他的阿凌能够恨他,越恨越好……

他又哭了,怎么每次想到阿凌就哭了呢?

不甘心啊,真的不甘心,他还想好好爱着阿凌…真的好想…再见他一次。

「阿愿!」等金凌冲进病房,等着他的是蓝思追见到他的温柔笑颜,以及仪器所发出的心跳终止声。

金凌已经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,他只记得蓝思追最后的笑容,已经心碎的声音。

原来这是我们的爱情终止符吗?美妙的旋律到最后成了最凄美的悲剧。

傻瓜…

「金凌,这是思追…写给你的…」魏无羡和蓝忘机在翻蓝思追的物品时,看见了这封信,上面指名给金凌,他两便没有拆开。

金凌接过信,用那颤抖的双手打开了他。

给阿凌:

阿凌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…嗯,其实我不晓得那时我们会如何…

我想说,对不起,我真的食言了。

我真的没有办法再陪你走完这一生了。

阿凌,我蓝思追最爱的最喜欢的是你,一直都是你。

对不起…我只是不想让你难过,让你伤心…我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办,当拿到检验报告时,我真的…

阿凌,我想…如果我走了…我最不舍的会是你…

…今生我真的食言了,我爱你,我的阿凌。

来生…仍要再一起,我不想再食言了啊…

蓝思追敬上。

当看完信的那刻,金凌哭着喊,阿愿是个傻瓜,大傻瓜!

我只要你…我想要你回来呀!阿愿!

“阿凌”我在,可你却看不见。双手拥着哭喊的人儿轻声叹。

一人身死魂魄存,一人心碎苦求归。

【江澄生贺文】



今日是云梦宗主江晚吟的生日,而今日的他却把自己关在灵堂中,不愿出来。

当魏无羡与蓝忘机来到云梦时,被门下弟子告知此事,魏无羡听见他在灵堂时,心沉了沉。


记忆回到了当时他们都还在的莲花坞。


“阿澄,今天阿澄的生辰阿姐给你煮莲藕排骨汤好不好?”


“阿澄,今日你生辰,想要些什么?”


“哼,别惯着他了。江澄尽管今天是生辰,该做的修炼也不能落下!”


“江澄江澄!生辰快乐啊!我买了天子笑,一起喝!”


那时是如此的幸福,如此的美好,可惜了。

可惜了,回不去了。

当莲花坞被灭,当虞夫人和江叔叔走了,当…阿姐也走了的时候,真的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
身旁的蓝忘机感到身旁人隐隐露出的哀伤,便把此人揽进怀中「魏婴,莫要再想。」别想了,都过去了。


「你们在这做什么!」来到莲花坞想帮舅舅庆生的金凌,在门口见着蓝忘机搂着魏无羡,立刻怒了。

今日可是他舅舅的生辰,竟在这里搂楼抱抱,成何体统!


「好了阿凌,不是要给江宗主庆生吗?」与他一同到来的蓝思追拉了拉金凌,让他莫要与含光君和魏前辈吵。

冷哼一声,踏步走进莲花坞,蓝思追略微歉意的和两人打了声招呼,便跟着金凌一同走了进去。

忘羡两人看着这两个孩子离去的方向,魏无羡道「二哥哥,你说说蓝思追和金凌这两个孩子何时感情变得这么的好啊?」


莲花坞内,灵堂外。

看着紧闭的大门,金凌有些犹豫的敲了敲门。

一声,没人应。

两声,仍是没人应。

当敲下第三声时,灵堂的门开了,而他的舅舅,今日生辰的那人,跪在那沉默不语。

金凌愣了愣,看着偌大的灵堂中唯一的一个人。

金凌想起了在更小的时候他的舅舅常来这里,那时有一个桌上摆着一个笛子,他当时曾问过舅舅那时谁的,但记忆遥远如今已想不出舅舅的回答了。

「金凌,何事。」江澄的声音唤回了愣神的金凌。


「舅舅,今日是你生辰…想说帮你庆生。」金凌略微紧张的低下了头,尽管如此他仍知道舅舅已起身,往他这走来。

当走到他身旁时,脚步却仍未停下「今日我生辰,要帮我庆生?金凌你应该在处理族中之事,我生辰便照以往不办。」


听闻此言,金凌愣住了,他忘了紧张抬起头来看着江澄,心中略有不甘。

而江澄也并未再说什么,直径往屋子走去,尽管今日是他的生辰,那又如何?十三载,他早该习惯了。


蓝思追看着江澄离去的方向,在看着金凌,轻声叹了口气「阿凌你仍想帮江宗主庆生?」


「怎么?你不愿意帮我吗!」


「帮,我帮,我们先去找魏前辈他们吧。」


「找他们做什么。」


蓝思追没再说话,只是笑了笑,伸手牵住金凌,便寻忘羡两人去了。


酉时,莲花坞。

江澄放下笔,站起身往大门走去,当开门的那刻他愣住了。

美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,而下方是他最熟悉的几个人,见到这幕,他皱了皱眉头。

「江澄今天可是你生辰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嘛!来,笑一个?」魏无羡见他出来便笑嘻嘻的招呼他过来。

江澄见此仍皱着眉头,他看向躲在蓝思追身后的金凌,他本就说过莫要为庆生「金凌。」

「舅...舅舅,虽然你与我说过莫要庆生,可我觉得,既然...人都在...」

看着仍躲在蓝思追身后的金凌,叹了口气,似是默认了他的所为,眼神一撇,看见了桌上的莲藕排骨汤,端起来便饮了一口。

熟悉的味道,江澄愣住了,他看向魏无羡「魏无羡,这是...谁做的汤?」

本靠在蓝忘机怀中的魏无羡抬起头,看向江澄手中的汤,困惑的走到他身旁,也端起一碗饮了一口「师...姐?这是师姐做的?」

「魏无羡这到底是谁做得你快说啊!」江澄饮到苦思的味道,中是忍不住激动了起来。


"阿澄,阿羡,可别打架啊...都那么大了啊..."


"金凌这小子也长大了呢。"


"是啊,还有了喜欢的人。"


"这些年,真是苦了江澄。"


"阿澄和阿羡都平安长大了,三娘这次就是最后一次了。"


"嗯...江澄,我的儿,这些年...真苦着了你。"


看着胡闹着的的几人,这是他们做为灵的最后一次来看他们了,轩离夫妇,来到了金凌身旁。

"孩子长高了呢..."

江厌离挂着最温柔的微笑看着他们儿。

阿凌对不起,我们没有办法陪你。两灵抱了他们的孩子一阵便松开了手。

金子轩看着金凌身旁的蓝思追,虽说不满意金凌竟与男子一起,不过...

幸福便好。

江虞夫妇则来到了江澄的身边。

"这孩子,可真是大了..."


"阿澄和阿羡经历了如此多的事...也是苦了他们"


"魏无羡可真的有把我所言听进去...他真护了江澄"


江风眠与虞紫鸢对上眼,两人皆笑了笑。


生辰快乐,江澄。


生辰快乐,阿澄。


生辰快乐,我们的儿。


【魏无羡生贺】

今日是魏无羡的生辰,在姑苏蓝氏平静的表面下,正筹划着一场生辰宴。


「思追,魏前辈去哪了?」与蓝思追一同筹备事项的蓝景仪 询问道。

「魏前辈和含光君出去了,好了景仪,我们要再快些,时间要来不及了。」


两人沉默近一个时辰后,蓝景仪仍忍不住发话。

「思追,你说江宗主和那个大小姐会来吗?他们不是挺讨厌魏前辈的吗?」正翻着名单的蓝景仪十分困惑。


听闻此言,蓝思追沉默一阵道「景仪,金凌已是金家宗主,唤他大小姐极为不合礼数,若被蓝老先生知晓了,你可又要抄家规了。」


「思追你可不要让他知道啊!我不说了我不说了!」


看着如此急躁的蓝景仪,蓝思追叹了口气,至于刚才他所问的另一个问题…他想,应该是会来的。


云梦江氏。



江澄单指敲着桌面,看向与自己面对面坐着的金凌。

「你再说一次我为什么要去。」

金凌看着他的舅舅,有些坐立不安,前几日便收到蓝思追亲笔所写的生辰宴邀请函是很开心的。

可当看见邀请函的最后一句,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办。


“希望阿凌能与江宗主一同前来”


「那个...舅舅...你不是和那个魏无羡说开了吗?不去好吗?」勉强编出的理由,连自己都不太相信,金凌不抱太大的期望低下了头。


「谁与他说开了?去与不去与此何干?」江澄冷笑一声,自那日观音庙之事以来他便难以用曾惊的态度面对他。

该说什么?

看了低着头的金凌一眼,敛起眼中的情绪,踏步进了卧房,床榻上放着的是早已准备好的礼物。


金凌见江澄往卧房走去,便礼解到,这事怕是成不了了「那舅舅我先...」


「等等。」当金凌要走时江澄仍喊住了他,在他疑惑之际,把床塔上的礼物塞给金凌。


「舅舅?」忽然被自家舅舅塞礼物很是困惑「今日不是为无羡生辰?拿去。」


「啊?」金凌愣了愣。刚舅舅不是说不去吗?怎么忽然改了?


「把此物给魏无羡。」看着略微傻楞的金凌,江澄皱了皱眉,最终也没说些什么。


「舅舅不去?」礼物有了就差人了,为什么舅舅仍不去?


「金凌,族中仍有许多事物该处理」言意之下便是没空了,金凌听闻此言,轻声道了句我知道了,江澄低下头看了他的姪儿一眼,轻拍他的头,踏步离去。


金凌捂着被拍的头,看向江澄离去的方向,那步伐是如此的坚定,如此的决绝,他此刻深深的体会到,他的舅舅,云梦江氏的宗主,真的只有一个人。


「舅舅,我会把礼物送道的。」你不要太累了。后面那句话却真的无法说出口。

金凌御起岁华,直奔姑苏蓝氏。


待到酉时。

姑苏蓝氏。


与蓝忘机一同回来的魏无羡现在很疑惑,平时的姑苏蓝氏虽说平静,但也没有寂静成这附模样。


怪哉。


「二哥哥!你们姑苏蓝氏今天怎么这么安静?和我说说呗!」


「嗯。」蓝忘机应了一声,却没有了后言,带着魏无羡直径前往屋中。


屋内。


「思追,怎么样了?快说啊!」


「蓝景仪你小声点!」


「你才小声点!」


「你两都别吵了,魏前辈要来了,快躲好。」几人躲好没多久,门便被打开了,而进来的人,正是魏无羡与蓝忘机。





「魏前辈生辰快乐!」几位小辈从躲的地方跳了出来。

魏无羡愣了几秒,本想开口说话的他听见身旁的人讲了一句话。


「阿婴,生辰快乐。」今生遇你,是我最幸福的际遇。

过往的种种,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生前之苦未能陪,往后之事我护你生生世世。


「唉…你们这些小辈这么搞,蓝老头他知道吗?」

「二哥哥~再叫一次可好?」


蓝思追看着这一幕笑了笑。

金凌把江澄的礼物递了出去,里面竟是云梦的清心铃。

看见清心铃魏无羡愣了一会「江澄…」


阿羡,生辰快乐,师姐今年没办法陪你过生辰了。


魏婴,生辰快乐。


儿,生辰快乐。


魏无羡,生辰快乐,前生辛苦了,往后不会了,因为你身旁站着爱你护你之人。



对於江澄

看了魔道十一集。

看了江澄丧失双亲。

看了莲花坞被灭,想着之后发生的事,我真的很想哭。

澄澄他很好,他真的很好。

他为了羡羡被温家抓回去化了金丹。

但羡羡并不晓得,除了澄澄也没人晓得。

后面,羡羡剖金丹给澄澄。

当澄澄成了家主时,他的处境是如何?

双亲双亡,羡羡失踪,羡羡回来时他修了鬼道。

之后羡羡想保温情和温宁等人,澄澄说:诺你执意保温家的人,我便保不住你啊! !

他何尝不想护住羡羡,但最后羡羡说了:不必保我了,弃了吧。

想着当时的他两,我的眼眶就红了起来 。

之后厌离过世,澄澄只剩下羡羡这个至亲了。

他想恨,但他真的恨得起来吗?

同时,他也想护。

当羡羡变得百家不容时他想护,可最后魏无羡死了。

什么都没了。

江澄他有五个至亲,都没了。

少年的他,一人撑起了莲花坞,还要照顾金凌。

多么的苦。

但他撑过来了,一撑便是13年。

蓝忘机问灵十三载。

而江澄呢?

他守了陈情十三载,寻夺舍之人十三载。

有人认为他还恨着魏无羡。

他想见他,他想着他,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十三年后,魏无羡回来了,而江澄等了十三年,最终只换来了对不起。

「你说过,将来我做家主,你做我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我,不背叛云梦江氏…这都是谁说的!」

姑苏蓝氏有双壁。

而云梦江氏双杰的梦却停留在了他们少年的时期。

如今的莲花坞只剩一个江晚吟,只剩他一人守着云梦江氏。

真爸爸不多說!(?

【郑流】(论飞刀剑失去流云的感觉)一

注:多cp
ooc

正文:

郑轩和流云已经交往了三个月了,两人隐藏的很好因此没什么人发现,直到流云错屏:

职业选手与帐号卡群:

流云:郑轩前辈!说好晚上的晚安吻呢!又没给我!哼!(宝宝不高兴了,宝宝要前辈哄哄!)

流云撤回了一个讯息。

卢瀚文:流云????

郑轩:压力山大呀…

飞刀剑:流云你和郑轩是怎么回是!?!?!?!?!?你难道忘了我吗!?

流云:我什么都没说!求放过!

喻文州:呵呵…

黄少天: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!?!?!?!?!?!?!??!?!?

叶修:没想到竟然是和郑轩在一起,难怪笑笑和我说最近飞刀剑一直像他抱怨你都不回荣耀大陆,而且还不理他。

君莫笑:我差点被他吵死,流云!飞刀剑要去蓝雨了!快关电脑!

流云:笑笑,我觉得他不会来…

夜雨声烦:为毛为毛为毛为毛!?!?!?!?!你到底为毛和那个压力山大轩在一起!?

流云:我j24p90fuwi

楚云秀:这谁干的?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?

索克萨尔:我刚看见郑轩把他拖走了…

妍琦:所以这是搞郑流?可天啊!!!

苏沐橙:这cp也太冷了吧…

沐雨橙风:同意楼上。

风城烟雨:同意楼上。

鸾辂音尘:同意楼上。

逐烟霞:同意楼上。

风疏烟沐:同意楼上。

唐柔:同意楼上。

寒烟柔:同意楼上。

飞刀剑:你们够了(〒︿〒)

刘小别:心疼楼上。

飞刀剑:你真我主人????

刘小别:真。

飞刀剑: ಠ_ಠ我认为你是假的。

高英杰:飞刀剑,我好像没看见你?

木恩:他说他现在眼睛要瞎了。

黄少天:微草的!快和本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!!!还有王杰希呢王杰希呢王杰希呢!?!?!?!@王杰希

飞刀剑:高英杰我也不想说你…ಠ_ಠ

高英杰:我不知道你在说什,真不知道啊!!!

乔一帆:英杰,我到B市了,你在哪里?

高英杰:我在你面前,一帆。

飞刀剑:秀分快。

叶修:秀分快。

君莫笑:秀分快。

逐烟霞:秀分快。

乔一帆:前辈!!!! (๑• . •๑)

高英杰:一帆,我订好饭店了,晚上一起?

乔一帆:嗯…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
飞刀剑:呵。

叶修:呵。

唐柔:呵。

楚云秀:轮回的人呢?

一叶之秋: (눈‸눈)

鸾辂音尘:喔!看这样想必一叶之到些什么!!!

孙二翔:谁又改我名子!!!!

唐柔:叶修。

叶修:小唐,队有爱呢…(눈‸눈)

唐柔:有这种东西!? Σ(゚д゚)

叶修:_(┐「ε:)_

风城烟雨:…一叶,二翔轮回的人呢?

一叶之秋: (눈‸눈)我不想说话。

楚云秀:二翔,快说!!!

孙二翔:别叫我二翔(/‵Д′)/~ ╧╧!!!队长和副队去约会!!!一叶出去刚好看见他们在大街上kiss!!!!

一叶之秋: (눈‸눈)

君莫笑:轮回公關又有得忙了…

叶修:秀分快…

苏沐橙:秀秀你到h市了吗?到了我去接你!

楚云秀:沐橙,开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楚苏场合)

苏沐橙看完讯息后,打开了门,发现站在外面的楚云秀。

「秀秀!?啊!外面冷,快进来!!」
虽说楚云秀来的有点快,让苏沐橙有些反应不及,蛋为了自己最喜欢的人着想,她先让楚云秀进来。

「沐沐,没事,想我吗?」
看着这样的苏沐橙,不禁有些好笑,她是为了给沐橙一个惊喜才提早来的。

「当然想啦~秀秀你等着,我这就给你泡茶去!」

「沐沐!等些!」

「嗯?唔…!?」

楚云秀拉住苏沐橙的手腕,再拉进自己的怀理,最中,吻上。

路过的叶修表示:呵呵。秀分快(눈‸눈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高乔场合)

「英杰…过的好吗?」
桥一帆看着眼前有一段时间未见的恋人,脸上泛起了红晕。

「没你,怎么会好?我看过了,比赛…很棒!还有…对不起,当时让你在微草…」
想到乔一帆在微草的种种,让高英杰很抱歉,他明明是他最爱的人,却让他受了苦。

「英杰,我没事喔!不用大自责!」

「嗯,走吧!去游乐园玩!」

「嗯!」


我想这就是我希望的,你虽然去了兴欣,却比在微草要发挥的大,你能站上电竞舞台,虽然是对敌…但我依旧很开心,我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样。
By高英杰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喻黄场合)

「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!?到底郑轩和流云啥时在一起的!?怎么没给本圣见讲!!!!」
黄少天一看完讯息立刻向他身旁的喻文州抱怨。

喻文州很事无奈,明明是荣耀场上的机会主义者,但在现实生活中,对于感情却一窍不通,当时让喻文州为了让他知道自己喜欢他可废了不少劲。

不过说起郑轩和流云的事…

少天,五个月前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?」

「五个月前?队长你怎么会说到五个月前???五个月前不就是帐号卡他们从荣耀大陆里面出来的时间点吗???」

「正是,五个月前,他们离开荣耀大陆来到这里,我听郑轩说,当时出现在他房间的不是枪淋弹雨,而是流云。」
喻文州当时听见郑轩这么说时是很讶异的,因为索克刚来到这时曾说:

「我们来到这里,一部分是因为荣耀女神的关系,但另一部分和我们的操作者有关,所以我们才会依出现就在你们面前。」

「罢了,少天~」
喻文州放下这个思考,抱住正要离开床的黄少天,并往他唇上吻下。

黄少天还住喻文州的颈部加深了这个吻。

『这样的时光多么的美好,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。 』
这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认同同性恋,但是他们对于彼此是真爱,尽管如今这个世道并不认同,但他们….
会一直相爱下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索克萨尔:黄少和喻队大概又不会上现了。

夜雨声烦:卧槽卧槽卧槽!?!?!他们昨天不是才….

楼冠宁:别现况转播了….

唐柔:@安文逸 小安你去哪了?怎么没看见你?

安文逸:唐姐,你来xxxx餐馆,我有东西要给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安柔场合)

唐柔来到安文逸所说的餐馆,当他走了进去看见穿着正装的安文逸时,愣住了。

「小安?」

「唐姐,我……虽然我不是很好,但能够和我交往吗?」

安文逸把一束白蔷薇花递了出去,面露青涩的向自己喜欢的人告白。

他并不知道自己何时喜欢上唐柔的,但他知道,唐柔的追求让他无可自拔的被吸引,他喜欢她,想和她共度一生。

唐柔相当讶异,她没想到安文逸是为了告白才找他来的,看着那束白蔷薇。

她知道白蔷薇的花语:

「纯洁的爱情」

「没想到被小安抢先了啊!」

唐柔笑道,她其实也喜欢安文逸,但她又找不到时间告白,但没想到……

「唐姐你意思是?」

明明已经确定了答案,却又想确认这不是梦,不是昙花一现的幸福。

「我答应」

爱你是一生,用花来表示你是我最初且最幸福的相遇,爱上你……

永不反悔

【郑流】郑轩x流云(论离队出走这事)

「诶,队长队长队长!!!!你看小卢!他又忘记带帐号卡回家了!这么粗心要怎么成待我这剑圣的名号!!队长你说是吧是吧是吧!! !队长我告诉你…」

原本黄少还要说下去的,可喻文州看见了队员们的眼神,无奈一笑,吻上了黄少天的唇。


而且是舌吻,吻到黄少天满脸通红时才开口到:「少天,安静些,否则晚上可由你受了。」


喻文州眼神尽是宠溺,看到这样的眼神,黄少天也害羞起来了:「队…队长…我…我还是去做训练吧!」


站在他俩身后的流云表示:为毛要那么闪!!!

黄少天注意到了身后的流云。


「流云!你怎么还不回荣耀大陆!!!」


「黄少!你画变少了我很感动!但不要放闪呀!!!」


「谁谁谁谁谁放闪了!!!流云你快回去!!!」


「少天,行了,回去训练。」


「是队长!!!」


流云看着走离开走廊回训练室的两人,下定了决心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队长!流云呢?」

隔天一早起来找流云的郑轩很疑惑,流云平时不是跟他睡就是去小卢房间,而且大多睡到12点时才醒来,所以要他叫。


可今天却没看见流云让他觉得很讶异,他想过应该是提早起来了,但又想想不可能,所以他只好去队长房间问,可他却看见队长正帮他们副队按摩腰部。


喻文州看见来找流云的郑轩,也很疑惑,但没表现在脸上。

「郑轩,你找过蓝雨食堂了吗?」


「队长,我整个蓝雨都找过了,也问过其他队员了,但他们都说没看见流云。」


「什么!!!!????我靠流云到底跑哪去了!!!」


「队长!俱乐部接到一通电话!!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电话是从警察局打来的,说要他们来领人。

最后派郑轩去领,郑轩表示:真压力山大呀…


来到警察局,他看见流云正蹲在警察局一旁,他感到非常的无奈。

理解了前因后果后,他把流云带回战队。

现在流云正在接受来自蓝雨全员的审问。


「为什么离开蓝雨?」


「是阿是阿!!!蓝雨这么好你怎么手的离开呢!我说是不是室不是室不是!!!」


『黄少,安静些吧…』


「我靠你们怎么能这样阿!!队长队长队长!!!他们都要加训家训家训!!!」


「少天,今天晚上要玩什么好呢?」

听见这化黄少天立刻静声。

「好了,流云,为什么离开战队?」


「因为你们闪….」


「…….」

喻文州的笑容将在了脸上。

「郑轩,接下来交给你…」


「不要!!!我不要和郑轩前辈独处啊!!!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喻文州让其他队员出去后,训练室中只剩流云和郑轩两人。

「流云,为什么不想和我独处?这么讨厌我吗?如果室,那我离开了。」

郑轩作势就要离开训练室。


流云看郑轩要走,眼神中非常挣扎,他不是不喜欢郑轩…可是…

在看到郑轩要转开门出去时,他立刻抓住郑轩的衣角。


「怎么了?不是不想跟我呆在一起吗?」

郑轩一阵苦笑,不知为何他对流云的感情从何时产生了变化,然而却对小卢没有,想到这他不禁叹了口气,心道:果真压力山大呀…

「不…我…是喜欢…」

流云低着头,他的声音很小,小到很难让人听见,但郑轩听见了,他压抑着内心的狂喜,蹲下来与流云对视,不讶异看见他满脸通红。


他笑道:「嗯?喜欢什么?」


「我…我…我…」

眼看流云脸红到快滴血了,他才放过流云。

他慢慢的亲上了流云的额头,到脸颊,在到唇角,但却没吻上他的唇。


这让流云有些着急,不知哪来的勇气,他吻上了郑轩的唇。


郑轩好笑的看着这青涩的少年,压住流云的后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流云由于太着急忘了换气,郑轩看着快没气的流云,松开了口,但却不忘记在他的唇上舔了一下。

「流云,还要离开战队吗?」


流云环住郑轩的颈部,摇了摇头,补充说:「有你在…不离开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all叶-这个学院有点怪(第二章-点名)

第二章:点名(一)

黄发话唠从铁柜中的缝隙看出去,看见两个人,一个是他的同桌,明明笑的一脸温和,但后面的黑气却壮观的可怕。

另一个的脸非常的黑,是坐在他后方的人,看到那一为脸非常黑的人,黄发话唠想:如果钱包还在身上而且没被绑住的话,他一定会上缴钱包的!!!一定会!!!

在黄发话唠进柜没多久后,他们的导师终于来了。

叼着烟的青年走上讲台,坐下:
「嗯...我是你们的班导,这就不用多说了,至于我的规则嘛…不说了,反正以后你们会知道,这是我的名字。」
青年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--叶修。

「接下来…是要点名是吧…」
叶修翻开点名册。
「喻忆天。」

「在。」

「啧啧…笑容完美…如果没黑气就更好了。」

喻忆天,黄发话唠的同桌,嘴角有些抽蓄,但还是要保持形象的。

「韩文艺。」

「在。」

「别那样看哥!哥是良民!不缴钱包的!!找你同学讨去!!!」

韩文艺,黄发话唠座位后面的黑脸少年,脸又更加的黑了。

「卢秦伊。」

「在这在这!!!」
一个默约9碎的男孩站起来挥挥手,怕老师看不见他。

「哦?你就是这届的跳级生啊…」

「嗯嗯!!」

「黄少恩。」

无人答应。

叶修在点名册上,黄少天的名字后面,写下了旷课两字,奠定了黄少恩的旷课。

而黄少恩不是别人,就是被索在铁柜中的黄发话唠。

在铁柜中的黄少恩有种想哭的冲动,不!他是男子汉!他是不会哭的!!

「张佳央。」

「呦!操!」
张佳央被叫的前一刻正在发呆,因此他被叫到时站了起来,膝盖不小心碰撞到了桌子,桌子划丽的翻倒了,他的膝盖也就红了。

「张佳央同学,哥知道哥帅,不过这么激动可是吓着哥了…」
虽然叶修这么讲,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样。

「我不是!我没有!」
张佳将极度反驳,带似乎没啥用。

「不用说了,哥都知道了!坐吧。」

「QAQ」
最后,张佳央听了叶老师的话坐下了,可没想到,他坐下的那刻—椅子垮了。

「…….小央央…你快跟上你哥的步伐了…」
看见椅子垮的那刻,叶修嘴角有点抽蓄,真的只有一点!

「不!!」
QAQ我还不想步我哥的后尘啊!!
可怜的小央央。

「小央央,你让我想起一首歌。」

「什么歌?还有不要叫我小央央!!!!」
跌坐到地上受了些创伤的小央央,擦掉因为疼痛而留出来的眼泪,站起身。

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…」

「滚!!」
这首歌唱进了咱们小央央的心砍里。
但小央央不高兴了,小央央的小宇宙要爆发了!

「竟然叫老师滚…哥的心灵受到了创伤!」
他们叶老师边说边做出一个捂心的动作。

「…….」
我想静静。
原本想爆发的小央央现在郁闷及了,没椅子坐,索性蹲到角落中,种著蘑菇。

「来来来,我们继续。」
「方朕,竟然有个朕字?啧啧…叫正方形比较好听…」

老师,告诉我,正方形哪里比我的名子好听了!!你说啊!!!
敢怒不敢言的正方形同志。

「嗯?不会是没来吧?」
正要未正方形同志下旷课的那一瞬间…

「在!!!!」

「你就的可真及时,可惜…就差就么一点..」

敢情你根本就知道我其实在的吧!!

all叶-这学院有点怪 (第一章-那个话唠)

注:
可能OOC、
架空梗、
学生为自创角、
全职人物全为老师

「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啊啊啊啊啊!!!!!这到底是啥鬼天气啊!!!!怎么这么热!!!!!都已经是秋天了还这么热是不是要命啊啊啊啊!!!!!同学同学我告你!!这种天气就应该待在家里吹冷气才爽!!喂喂喂喂喂喂!!同学你戴耳塞坐什么!!我告诉你!!戴耳塞不好啊!!不容易听见钟声!!!!!听不见钟声就可能不知道什么实后上课!!不知道什么实后上课就容易迟到或旷课!!所以啊!!!!!你要像我学习!!!不管班上在吵也不要戴耳塞!!!唉唉唉唉唉唉唉!!!同学你要去哪啊!!!现在是上课时间啊!!!你这样是会被记旷课的!!我跟你说!!!!!听我的准没错!!有句话叫什么什么什哦哦哦哦!!!对了!!!!事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!!!对对对对对!!!!!!就是这一句!!所以同学你还是回位吧!!!!还有还有我说这学校的名子好诡异啊!!叫什么什么什么荣耀学院!!对对对!!!就是叫这名!!!!!唉我说干没不干脆叫王者荣耀学院呢!!!这不是比叫霸气吗不是吗不是吗不是吗!!还有啊这老师还真不负责任!都上课多久了还不来不是把我们给忘了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!! !我靠靠靠靠靠靠!!!这才第一天啊!!第一天!!不是真把我们给忘了吧!!!!!不会那么惨吧!!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!!卧槽!!!靠靠靠靠靠!!!谁打我啊!!你们的同学爱呢同学爱呢同学爱呢!!!!!!喂我!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!!!!!!」
某位黄发话唠原本还想继续说话的,可却被他的同桌和后面的同学拿东西塞住嘴五花大绑关进铁柜中。

伞修-十年等待

伞修-十年等待
双ㄧ?
那是十年后了。
十年前,没有双ㄧ,只有双秋这个组合。
双秋,陌生吗?
对于如今的你们却时陌生,可,对叶修而言却一点儿都不陌生。
十年前,叶修是个离家出走的大少爷,
十年前,苏沐秋是个孤儿,带着自己的妹妹,努力挣着钱。
当年,他们十五岁,在网吧里认识,苏沐秋带叶修回家,这缘一直持续到十年以后。
叶修说:「荣耀,不事一个人的游戏」
因为他是载着苏沐秋的荣耀前行,他走过颠峰,也曾跌过谷底。
苏沐秋曾说:「少年,你不要太猖狂,人生的道路可是很长的。」
是,很长,但却有着种种意外,十五岁的苏沐秋他并不知道在三年后他将死亡。
才刚成年没多久,就得知挚友已死,当时只是少年的叶修是怎么撑过来的….
叶修缔造王朝,被封为斗神,一杆却邪挑起整个荣耀联盟,那三年,嘉世是如此的辉煌。
在第四季,吴雪峰退役,嘉世状态开始下滑。
到了最后,甚至让叶修退役,当时,要叶修把一叶之秋交给孙翔。
一叶之秋,
在叶修仍在网游时代时就一直陪着他,载满着回忆的帐号卡,如今却要把他交出去…
十年啊…十年…
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?
而叶修把他最宝贵的十年献给了荣耀。
他说过:「荣耀,再玩十年也不会腻。」

双花生离,伞修死别
『双花哪够,要百花才好。 』这是当时的孙哲平与张佳乐
『苏沐秋永远活再叶修的荣耀里』这是如今的苏沐秋与叶修

一年又过了,叶修又等了苏沐秋一年。
等他来打破自己的37连胜。
人生的路很长,可你…却没有机会走下去了。
你们所浪费的每分每秒都是他所得不到的未来。
叶修说过:「我有个朋友,他荣耀玩得很好」
如果苏沐秋没死,他一定是荣耀顶尖的大神之一。
可惜…没有如果。

当年十八岁,一个人因车祸死去,另一个人完成了他所没完成的荣耀。
一场车祸,让两人阴阳相隔。

南山公墓

叶修独自来到苏沐秋的幕前,他摸上那冰冷的墓碑。
「沐秋啊...又过一年了,新年快乐啊...」你知不知道,我今年跨年时许了什么愿?呵呵…沐秋,猜猜看啊…
叶修抬起头看向天空「天气,真好」
他站起身,吻了那冰冷的墓碑,离开了南山公墓。
叶修永远不知道,那少年一直待在他身边。
撑的伞的少年,坐在墓碑上『阿修,我知道…』因为我也许了相同的愿。

我等不到我们的未来…

我会继续荣耀,毕竟…荣耀完十年也不会腻,更何况,在荣耀中
-有你…

『愿未来,能再继续我两的荣耀』

在不同的世界,许下相同愿望的两人。

痛苦吗?
既痛苦却又幸福。